Scatha

我也不知道我在这干什么。

【SW】【OA】the game of secrets(pwp/dragon&fantasy au)

骑士!Obi-wan Kenobi/龙!Anakin Skywalker


我一定是疯了。

pwp注意
异种奸注意
半龙形态下的龙车注意
猎奇注意,ooc注意,文笔水平注意,天雷注意,作者精神状况注意
我刚干了啥
若可食请享用,若不可请离开,若喜欢请留下意见。
已打好tag,推卸对被雷者责任。
非常感谢。愿同人的力量与我们同在。




酒馆的厚重门帘之内宛若另一个世界。
摆脱了阴雨、嗥叫和座狼皮毛的臭气,无论是最虔诚的教团骑士还是最老练的雇佣兵都不由地松了口气。松木在壁炉中散发着温暖的香气,雨滴击打屋顶声和年轻队员们的谈笑混杂在一起,让人不由地眼皮发沉。
但Obi-wan的任务还没有结束。身为这支边境卫队的队长,回想分析此次出击的过程和队员的表现是他的职责。而此刻,最大的问题正在他眼前得意洋洋地向留守队员炫耀冒险经过。
这本应是一次侦查任务,清点北部森林中座狼的数量以判断这个种群的规模是否需要控制。是Anakin探身太过差点掉下他们藏身的矮崖,动静引来了狼群的注意力,逼小分队不得不为回到村庄而战。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次监视霜泉河摩羯群时年轻人已经犯过了相同的错误,他从高处摔进河里的水花吓得那些生性胆小的魔物一个星期没在卫队视野中出现。还有狩猎蝎狮的那次,为了夺回Ahsoka的剑Anakin直接骑上了那野兽的背,意料之内地在半空中被甩了下来、意料之外地掉进湖泊只受了轻伤。
Obi-wan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隐隐作痛。这家伙难道连畏高的本能都没有吗?他也年轻过,但他可不记得自己曾经鲁莽到这种程度。
还有火焰,Anakin对待这种危险工具的态度也常常让他心惊肉跳。为了打造新奇玩意儿而惨遭焚烧的无数间铁匠铺就不提了,年轻佣兵上次可是直接伸手去阻挡冲向Cody后背的火雀。
还有雷暴。还有沼泽。还有肉食性魔物。
Obi-wan真的不明白Anakin是怎么成功活到成年的。
除非,年轻佣兵是真的没必要害怕。



“嘿,老家伙!你刚才去哪里了,从雨水洼形状里揣摩原力的意志?”
Anakin不太明白为什么Obi-wan不加入他们。这次任务的确没有完全按照计划进行,但他们最后还是成功地重创座狼群,至少三年不用再为这群魔物费心,而且没人受一个普通治疗咒不能处理的伤。Quinlan已经包下了今天刚运来的所有蒸馏酒,他要是再不来将会错过所有乐子。
况且,即使那个古板的教团骑士不在意错过,Anakin在意。严冬将逝,他能感到繁殖期的热潮抓挠着他的脚跟。自从去年建立起互助关系,年轻的魔物就一直盼望着能与他选中的对象而不是随便找的娼妓一起享受这段时期,而今天可是个难得的机会。
“没错,”Quin也探出了头,“来嘛,他们这次有卖Alderaan产的白兰地!用翡翠葡萄酿的!你要是再不来我可没办法帮你留下一份,大伙儿的眼神都快赶上那群座狼的了!”
半强迫地将资深骑士按到桌旁,Anakin从热切分发着酒杯的托格鲁塔女孩手中接过自己的那一份,“又想打探别人的八卦了,Snips?”
“上次游戏还没结束我们就接到警报说牧场有魔物入侵,记不记得?”因富有潜力提前被安排到边境接受实战训练的骑士侍从兴奋得几乎要离开地面,“就快轮到你了,别想跑—-”
“问题还是惩罚?”Rex用肘部戳了戳正昏昏欲睡的Echo。被捅醒的弩手翻了个白眼,伸手抓过自己的酒杯,“我才不会再上一次当,再被你们问出初恋是谁然后担任半个月的笑料—哇哦,这次的酒怎么这么烈?”
Fives笑得差点摔下座位,而Ahsoka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到了Anakin身上。“到你了,Skyguy,我可是一直想知道你被魔物养大这传言的真伪—”
“你费了半天劲就是想知道这个?”Anakin差点笑出了声,“的确是真的,自从我记事以来就是一群牧神照顾我—别问我为什么魔物会接纳异族的幼崽,这估计只有原力知道了。”
“其实也算不上接纳——有只好像叫Watto的公羊带领着整个兽群折腾我,要不是有只雌牧神动了怜悯之心我估计活不过幼年。”年轻佣兵的表情变得柔和,“Shmi把我当自己的孩子看待,即使自己都找不到足够的食物也会试图喂饱我...”
“Anakin这次不是在吹嘘,”一直一言不发的资深骑士开口了,“当时我和Qui-gon在巢穴里找到他时看到过有只牧神在周围依依不舍地游荡。我们把你寄养在边境村庄的人家后她是否还来找过你?”
“经常。”年轻人向后靠上椅背,“直到我十几岁被铁匠收为学徒...她可能认为她作为一个母亲的职责已经完成了。”
“还有,”Anakin突然露出灿烂的坏笑,“Obi-wan,第二轮还没到你就问了我第二个问题。犯规的人是不是该受些惩罚?”
他欣喜地看着年长者叹了口气,举起酒杯。



计划通。
没几轮游戏下来,骑士长的脸上就泛起了红晕。平时那么排斥饮酒作乐还批评他“放纵欲望”,原来是因为自己酒量差,年轻魔物几乎要压不住得意的笑容。
“看来我们尊敬的队长现在不得不退出游戏了,”Anakin起身通知同伴,“我来护送他回房间。”


接下来走sy: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52675&extra=page%3D1%26filter%3Dtypeid%26typeid%3D100%26typeid%3D100

【SW/anidala/异形au】Extraterrestrial

半夜循环播放E.T.的产物。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慎入。天雷。作者有病。也许是报复社会但我不是故意的。
异形女王P/人类将军A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已预警,推卸一切对被雷到者责任


如果你还没被吓跑...谢谢你,我们开始?




        最后一个队员的惨叫也被自己的血呛住变成了几不可闻的喘咳,占据Rex耳道的现在除了身后甲壳在岩壁上的刮擦声和尖厉嘶吼只有他自己震耳欲聋到盖住了脚步声的心跳。

        该死的,Rex在心底咒骂,明明被殖民地监视和定期清扫,这群异形仍发展迅速,在上次清扫任务后的短短半个月内又重聚起了规模不小的兵群。如果异形女王是人类他将会赞叹对方高效的指挥,但直面这群没人知道有没有思想记忆的恶魔,上尉能做的只有为自己和Skywalker将军的生命担忧。

        Skywalker将军半星期前失踪了。没有留言或打斗的痕迹,摄像头都被入侵关机,只有一个护士看到了他在临近异形巢开口的南部出口活动。Kenobi将军下达搜救令时尽力掩藏,但Rex够熟悉他,看得出冷静外表下蔓生的恐惧自责。想起他总是试图把所有责任揽到自己肩上的上司,上尉下定决心一定要活着回去——基地在失去了一半的高层指挥官后已经陷入大乱,若再失去得意副手Kenobi将军的处境会更加艰难。

       身后的嘶叫接近了,Rex向后瞄了一眼连发三枪,急转弯冲入狭窄侧道,不出所料子弹都被对方躲过。上尉只希望侧道的狭窄空间能限制异形敏捷的攀爬窜跳给他命中的机会。追上来的又是那只士兵异形,可能是什么改良的新品种,体型比同伴更大、棘刺和尾钩更狰狞恐怖,而且以一种简直是狂热的态度穷追不舍,几次差点让他命丧此地。也许是和这魔鬼面对面交锋太多次了,他看到这家伙都有熟悉感了,和其他此刻也涌上前的异形形成诡异的对比。

       侧道分支众多结构繁杂如蚁穴,上尉努力选择向北向上的分支前进,却很快完全迷失了方向。好在追兵似乎也被绕晕了,那催命的甲壳刮擦声现在已经听不到了,只有时不时的愤怒咆哮还能隐约辨识。

       好在这不是第一次有人在洞穴迷路。逆着微弱的空气流动,Rex的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巨大的圆形巢室,墙壁覆盖着一层平整的黑色树脂般光滑物质,地上...那是异形卵吗?

       不会吧,女王巢室?

        不幸中的万幸,自己制造的骚乱把女王和卫兵都引走了,而从出口到女王巢室的路线大致为殖民地所知,只是从来没有人能真正走完这条路而已。任何头脑清醒的人都会把握这难得的机会立刻离开,但有东西吸引了上尉的注意力。

       鬼使神差地,Rex靠近粘在正对着出口巢室后部墙壁上的一大块树脂。与异形通常分泌的黑色浑浊建材不同,这块树脂如他只见过图片的琥珀般清澈透明,但里面封的不是昆虫,是个靠坐在墙壁上的人形。

       殖民地制服,军官战甲,还有左腿上失踪前天沾上的燃油污渍,上尉的血液凝结了。颈部肌肉无视大脑声嘶力竭的警告自行行动,抬头看去,这三年来最熟悉的面孔被凝结在树脂中。没有伤口,没有腐败,甚至没有纠缠了他近一年的苍白脸色和眼圈,似乎无比健康随时会开口嘲讽Rex惊恐的表情,却令人不寒而栗地纹丝不动。

       将军在...在笑。幸福而满足的微笑,伸向前抚慰什么的右手,还有眼中炽烈而真挚的...爱意?若只看面部,这可真是一副令人会心微笑的画面,但...但是...

       胸甲摘下放在身边,内衬被不知为何仍鲜红得如同刚流出体外的血液浸透,但这一切都没有那朵盛放的血肉之花耀眼。破胸体为了出世彻底破坏了骨骼结构,外翻的肋骨整齐地拱卫着贯穿整个胸腔的开口,惨白的胸骨片插在扭曲断裂的暗红肌肉中,而深处的...那...那是脊椎吗?

      Rex双腿发软几乎倒下,不由地借墙壁支撑自己,努力与控制自己痉攣的胃部和脑中歇斯底里的恐惧尖叫。发,发生了什么?将军?

       但他没有时间仔细观察或思考眼前的诡异景象,巢室入口传来了那熟悉的刮擦声和嘶叫。是身为军人的长期训练控制上尉掏出双枪滚到石笋后隐藏自己,小心地探查着通道中的动向。女王回来了。

      女王是头六米高的黑色巨兽,颅后附生着尺寸夸张的沉重冠冕,外形和行动却诡异地流畅优雅。那只给Rex带来无数麻烦的熟悉士兵紧跟在它身后,不停地发出嘶叫。

       果然是高级士兵,上尉心想,就是不知道士兵异形有没有独立思考能力,不然以女王臭名昭著的学习能力,可能也会在巢穴中推行军衔等级。那这只就可能是个军官了,说不定还是将军。等等,将军?

        Rex有点忘记了谨慎,伸着身子努力观察那只熟悉的魔鬼。体型,下颚形状,半透明头壳中若隐若现的空洞眼眶——那,那是他,那是Skywalker将军——将军,为什么?

        不!心中另一个声音怒吼,那不是他!那是杀害将军的凶手,盗用他基因的野兽,玷污他尊严的恶魔!上尉麻木地看着女王发出咆哮,低头用下颚磨蹭士兵的头顶,而士兵热切地回应对方的动作,几乎是依偎在对方胸前发出带着颤音的吼叫。

         将军突然疑惑地抬起头左顾右盼,不知是否存在的视线落在了Rex身上。

         身后传来女王的咆哮,上尉冲出巢室,一枪击倒门口迷惑的卫兵沿着主干道拼命奔跑。昔日的挚友,凶手,那只士兵异形,恶魔,Skywalker将军,那个Rex现在不知该如何形容的生命体紧随在他背后,因他频繁的急转弯不停打滑撞墙却更加兴奋,地狱般的尖叫震得他的耳朵和心脏都隐隐作痛。

       其他异形呼应的叫声在洞穴中回响,所幸目前似乎都是从Rex身后传来。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被这些怪物迷惑,我甚至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发誓我会活着回到基地,然后我会带来同伴。我会为你复仇,我会让你解脱的。

        我发誓。

      

【SW前传】【obikin】
Breaking point 更新
有non-con车,希望不会被和谐。

【SW前传】【obikin】【OA】breaking point

       OA,pwp。暗示(?)SEX SLAVERY。Underage。

极度ooc,天雷,标准理科生文笔。放纵幻肢的产物。

慎入,慎入,慎入。

已打好tag,在此推卸一切对被雷到者的责任。

是桉树糖骗我写的。我是无辜的。


———————————————————————————




        山体深处的通道中缺乏任何知觉生命的迹象,这让Obi-wan皱起眉头、加快了脚步。

       早已得知这次的目标行事风格警觉,却没想到会到这种程度。线人提供的碎片情报在这基地复杂的结构面前毫无意义,根本不能将他带到线人所说、储存着对分裂主义交易证据的中央控制室。目标军火商Tertius管控基地用的电脑系统撑住了黑客们提供的渗透程序,这𢜪大的基地又无一个活物能供他施展拿手好戏探听点关于基地的信息,陷入僵局的任务让堪称模范绝地的Obi-wan都不由地感到一丝浮躁。

       一丝扰动划过Obi-wan意识的边缘。辨认出它知觉生命的特征,Obi-wan向那方向加速赶去。

       这扰动来自什么人?充满了杂乱的情绪,不像卫兵应有的心境;动荡冲突激烈得耀眼,也不像普通的仆人。随着距离的接近,Obi-wan渐渐辨识出了那纠缠不清的情绪:愤怒,恐惧,孤独,怨恨,还有令人窒息的痛苦......这到底是什么人?

       不知名合金所制的门超出预期地坚硬,但仍不是光剑的对手。为原力中随着剑尖穿门骤然激起的惊恐警惕向那不知名生命体默默致歉,Obi-wan提手挥开了门。

        窄室中一片漆黑,但原力中那亮如白昼的轮廓让Obi-wan毫不费力地在左边的角落中找到了目标。人类,男性,约二十岁不到,正蜷在角落抬起头,双眼在剑刃蓝光的映照下闪烁不止。

       为了避免刺激到对方,Obi-wan选择了沉默。对方低下头匆匆用手背抹了抹脸,以低得几乎不可闻的声音发问:“所以...你杀了一个绝地,是吗?”

        什么?“我就是绝地。Obi-wan·Kenobi,绝地武士。请问--”

        “证明给我看。”

        被对方语气中的急切惊得微微一怔,Obi-wan的光剑晃了一下才飞到空中。对方的目光紧紧跟随着飞行的轨迹。

        “那么--”Obi-wan刚要再开口,却被对方撞得一个踉跄。金属清脆的撞击声尚未消散,Obi-wan就陷入了一个急切的拥抱之中。对方如救命稻草般搂着他的腰,抓着他的衣角,如祈祷词般一遍遍念叨着感谢的语句。低头一看,那硌疼自己的硬物竟是个厚重带链的金属项圈。恍然大悟的Obi-wan叹了口气,伸手拍拍对方埋在自己胸口的脑袋,“我不会伤害你。你的名字是?”

         问此言,对方并没有回答,反而抱得更紧了。怀中的身躯开始颤抖,呜咽声随着Obi-wan手指与对方颈背处的每一次接触爆发。Obi-wan再次在心中发出无奈的叹息,也跪下来,将对方揽入怀中。轻抚对方的后颈,Obi-wan总算有机会好好打量对方。

         这个男人,不,太年轻了,这个男孩的状态不太好。卫生、健康状况良好,体形也只是稍显消瘦,主要由装饰性的金属圈和寥寥几块布料组成的服装却暴露出了男孩的累累伤痕。男孩的全身都覆盖着鞭痕和半月形的小撕裂伤,手腕、脚踝和脖颈上都已被金属镣铐磨出伤痕、露出鲜红的皮下组织,但最触目惊心的还是左肩,似乎被什么东西撕掉了整块组织,露出惨白的肩胛骨。所有的伤口都用巴克塔药膏处理过,但时间太短尚来不及愈合。可怜的小家伙抽泣着,泪水浸湿了Obi-wan胸前的长袍。想不到目标军火商竟在基地里藏了这种秘密,战争时期共和国对这个阶层的监督管控能力已低到这种程度,令人无奈,难怪会有那么多军火商跃跃欲试地试图赚两面的利润。          

          “Anakin。”

          “对不起,”Obi-wan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什么?”

          “Anakin。”男孩哽咽着,“我是Anakin,Anakin·Skywalker,是...是Tertius的...”他说不下去了,把自己羞耻的泪水再一次地埋进了对方的怀中。

          “嘘...不必说出来。”Obi-wan揉搓着Anakin的背部,静候新一波爆发的平息。“因为从现在开始,你不是了。”    

——————————————————————————

          男孩用了颇长时间才冷静到能进行正常交流的程度,而据他所说,这并不是Tertius的交易据点,更像他暂避风头的避难所,Obi-wan所求的证据很可能并不在这基地里。

          Tertius不避讳在玩物面前与同伴交谈,这代表着什么Obi-wan不愿去细想。这的确是他,乃至整个共和国的幸运,但对Anakin这只是命运的又一次恶意。

       看着换上白色标准病号服蜷缩在病床上沉睡着的男孩,Obi-wan又一次地为共和国对其领土人民的失职叹息。好在这一次任务虽未找到目标,却也不是无功而返。有Anakin作证,把Tertius以非法囚禁罪、奴役罪和强*罪送进监狱也能暂时抑制他的活动、留出寻找关键证据的时间。但只有Anakin不够一劳永逸,Obi-wan无奈地想,单一证据太过薄弱,顶不住Tertius能请到的律师团的攻击,军火商迟早会再出江湖兴风作浪。又一共和国的失职。

       Anakin动了一下,发出几不可闻的低鸣,微睁开一只眼睛。Obi-wan放下数据版,转过身抚了抚男孩的头,感受金褐色发丝在手指间流动、男孩转动头颅给他更好的角度。从理论上来讲对新救出的*奴肢体接触是大忌,容易勾起对方不愿记起的回忆,但Anakin似乎很享受、甚至是主动求取Obi-wan的接近。小家伙八成是很久没被温柔对待过了,这让Obi-wan决定还是纵容他一下。“怎么醒了?感觉还好吗?”

       “有点热。渴了。”Anakin咕哝着,把自己贴到了Obi-wan的身上。“而且我等不及要摘掉这该死的项圈了。硌得人睡不好。”

       “等你准备好就可以开始了。”Obi-wan看着Anakin用发颤的手从医务机器人手中接过水杯,最后还是伸手扶住杯子。晚了半拍,水还是溅到了他手上。“起诉Tertius所需的资料已记录完毕。你好好休息一下,过半个月上法庭作证就可以了。”Anakin急切地吞咽着,这让Obi-wan挪开水杯,只允许他慢慢啜饮。A从喉咙深处不满地发出低吼,逗得Obi-wan举起另一只手遮掩笑容。

        “?!”Obi-wan吓了一跳急抽回手。水杯空后,Anakin居然选择握住他的手,舔干净虎口残留的、刚刚溅出的水。柔软的舌缘磨蹭着掌侧的老茧,灵巧的舌尖刮过皮肤、卷起那几滴罪魁祸首,Obi-wan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裤子紧得难受。

         Anakin也反应了过来,脸上泛起红晕。“对...对不起,”他结巴了半天,向后畏缩,“塔...塔图因上水很珍贵,我很抱歉...”

         Obi-wan为自己的反应默默在心中给了自己一巴掌。“没事。你现在准备好了吗?”